韩国av女星最漂亮排名_av天堂网bt_在线av视频97超碰_超碰人妖在线av视频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hynygc.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逍遥小散仙 第七集:风云际会 第十章 大阵仗

时间:2018-05-18 树洞本就不大,这时候愈显格外狭窄,黑暗中的小玄曲膝跪着,双手钳着紫儿的两条粉腿把她顶在洞壁上发狠耸弄。
  紫儿初还细细轻喘,但很快便娇哼起来。
  这时碧儿摸索上来,从后面贴缠抱住了小玄,咬着唇儿道:「好哇,小淫贼!你竟敢欺负我姐姐。」
  「谁叫你们惹我!」
  小玄牛喘道,一记比一记推得更深,眼前黑不见物,感觉异样敏锐,没几下就在女孩的最深处挑着一粒滑溜溜的凸浮妙物。
  「谁惹你啦?我瞧你这小淫贼早就对我们姐妹俩心怀不轨,喝酒的时候还趁机吃我的豆腐哩!」
  碧儿边说边剥,把他上边衫子扒下了大半,竟用湿烫的嫩舌在他背心颈后舔来扫去。
  小玄哪里还能和她理论,突然放开紫儿两条粉腿,双手朝前抄去,隔着衣裳攫住了两团尖饱酥乳,重重地捏揉起来。
  紫儿双腿落下,恰给挂在男儿两边肩上,池底顿时受力,蓦感花心酸透,不禁失声颤啼:「轻点!这样子好……好难挨的……」
  小玄闻言,心中越发火热癫狂,抽送力道分毫不减,如此犹觉不够过瘾,双手倏往两边一扒,剥开了女孩的薄薄罗裳,再把里面的软滑抹胸朝上推开,放出了女孩的两只尖尖乳儿,漆黑中把嘴乱凑,终于叨着了一颗粉嫩乳头。
  「啊!」
  紫儿低呼,突然咯咯娇笑。
  「咋啦?」
  碧儿问。
  「他……他在吃我奶头哩……碍…别咬……」
  紫儿笑得花枝乱癫,忽又戛然而止,变成了大口大口地娇喘。
  碧儿浑身发烫,跪在后边长身贴上,自捧两乳来厮磨男儿的精健脊背。
  小玄前后俱美,不由浑身绷紧,抽送更是下下着力,杵杵带响。
  「唔唔……好舒服……再……再深点……」
  漆黑中响起紫儿难耐的嘤嘤娇哼,如啜似泣。
  小玄奋力耸搠,可是因为角度关係,始终无法尽根而没,十余枪中才有一二命中红心。
  「要……要再深一点点呀!」
  紫儿摇头甩髮急急娇喊。
  「喂!没听见我姐姐的话么?」
  碧儿娇嗔,身手并用从后面用力推他。
  小玄满头冒汗,他虽天生异稟,可是树洞实在太过狭窄,龙困浅滩无从施展,焦急间心头一动,两手忽然放开酥乳,却是抄到了女孩股底,把她整个掀抬起来。
  「啊!碰到了!碰着人家了!」
  紫儿陡然悸啼,黏腻的花蜜随着男儿的抽刺飞溅而出,转眼间悬空的两股已如油浸般滑不留手。
  角度一调,小玄顿感酣畅淋漓,棒棒没首尽根,结结实实地椿在花房底部,顶得嫩蕊东倒西歪颤跳不祝紫儿唇麻肢软,挂在他肩膀上的两条腿儿倏地脱落,这一牵扯,突而花心凸鼓,一股烫浆竟掉了出来,正击灵龟之上。
  两人失声齐哼,紧紧地抵抱做一团。
  原来小玄差点也跟着射精出来,生怕再两个女孩儿面前出丑,只好急剎抽送。
  「他射了?」
  后面的碧儿轻喘问道。
  「是……我。」
  紫儿气短喉乾地喘道:「不小心就掉了一股。」
  「你?」
  碧儿诧道:「怎会这么快?你没……」
  「来不及,他好厉害,你试过便知。」
  紫儿道,娇躯犹自阵阵痉挛,然却不知悄悄使出了什么妙法秘术,只失了一股阴精便即止住了。
  就在这时,小玄忽又闷哼一声,紫儿也跟着惊呼起来。
  「又咋啦?」
  碧儿讶问。
  「他……他……」
  紫儿颤颤道:「他怎么又变大了?」
  原来给花汁蜜浆接连浸泡,刺在窄紧花径中的肉棒温度骤升,围数暴涨,现出了玄阳磐龙杵的真正面目。
  「怎么可能?原来就大得吓人了,再大还得了。」
  碧儿道。
  「是真的呦,嘶……好烫!」
  紫儿低呼。
  小玄只觉女孩阴内阵阵收束,肉棒给滑滑的嫩壁箍握得美不可言,遂再抽耸起来,不过这回已提真气,悄悄使出了绮姬传授的九鼎还丹诀,精关一固,宝杵越发雄劲刚强。
  紫儿登给杀得腹麻腰软,嘤嘤呜呜道:「原来你这么厉害的,人家快要给你弄坏了……碍…碍…怎么会这么舒服……好像又要……要……碍…」
  小玄听得心头一片滚烫,两手钳紧她的腰肢纵情鼓捣,记记破底,急若流星。
  「碍…好深……老是在碰那……碍…真的要……要……」
  紫儿啼如流水,两条粉滑腿儿突然向内收来,死死地夹抵住男儿腰畔。
  碧儿脸烧心跳,在后面推顶得越发卖力,心底竟盼姐姐快些败退,自个才好披挂上阵。
  终闻紫儿尖啼一声,断肠似地叫道:「坏了!」
  姐妹俩深明彼此,一听这声,碧儿立时知晓姐姐丢了,赶忙倾身迫上,全力把小玄向前顶去,喘息道:「别动,顶紧她。」
  岂知小玄却雷厉风行悍勇如故,枪枪深挑长搠,仍继杀奔已绽娇蕊。
  「啊碍…碍…别了……碍…」
  紫儿啼呼不住,蛮腰又挣又扭,可皆无法逃脱男儿的追击,花心酸处,阴精又甩。
  碧儿拚命压制,终于勒住了姐妹俩中间的不驯野马,咬牙道:「小淫贼,你就这么狠呀!想弄死我姐姐么?」
  小玄突地回臂一抄,拦腰揽住了她。
  碧儿低呼一声,已给整个抱到前面,窝放在酥软如泥的紫儿怀里。
  姐妹俩一齐不满地娇嗔起来,但这会也只能接受现状了。
  小玄从紫儿花底拔出狼藉不堪的长枪,也不拭抹,便杀气腾腾地朝上边的碧儿逼去。
  碧儿早就淫情浓浓,偷偷探手朝下一摸,顿时唬得惊呼起来:「这么大!真的变更大了!咦……怎会这么烫的?」
  紫儿环臂从后面抱住她,有气无力道:「我没乱说吧。」
  碧儿轻喘道:「怪不得你一下子就掉了。」
  「从没那么爽利过……」
  紫儿咬着她耳朵低声道:「这小子的宝贝当真厉害,我慢点运功就顶不住了,你千万记住先锁精关,要不待会也定跟我一样。」
  碧儿闻言,心中越发跃跃欲试,轻笑道:「放心,瞧我的。」
  小玄也听不清楚她们姐妹俩在嘀咕什么,摸索着扯去碧儿腰头罗带,又解开纱裙撩起中衣,手背触着内里的软绸亵裤,立时发觉裆处已给混湿了大块,心头一蕩,遂抬其股,将绸裤沿腿褪下。
  碧儿浑身酥软,只倚在姐姐怀里乖乖的任他摆布。
  但树洞里委实狭窄,姐妹俩四条腿叠来绊去施展不开,小玄索性就把碧儿两腿抬起高高地搭在洞壁之上,漆黑中握枪撩探,很快在女孩粉滑的腿心里寻着了一道湿糊糊黏蠕蠕的缝儿,棒头揉了几揉,便紧紧地压在嫩缝内。
  碧儿低嘤一声,心儿颤颤地扶住了他的两肩。
  小玄完全对準了蛤内的臼口,猛地把腰一挺,把臀一耸,就将铁茎刺入了娇嫩之中。
  「啊!」
  碧儿登时娇啼起来,心里虽然早有準备,可身体还是无法抵挡男儿的巨硕,只觉花径剧胀嫩瓢似裂,泪珠儿不由自主就掉了出来。
  小玄却觉又紧又滑,没推到底就急急抽耸起来。
  碧儿咬牙苦挨,通体绷凝,内里的秘逕自然也跟着寸寸纠紧,美妙无比地捏拿男儿。
  小玄奋力抽添,棒头渐突渐深,忽一下冲到了花道尽头,重重地戳着了一团软软的肉儿,不禁爽得直抽气儿,就此大刀阔斧,恣剖嫩蚌频采娇蕊。
  碧儿不适渐去,顿感快美有如泉涌,花蜜滴答流溢,黏涂得四下脂腻不已。
  「快锁精关呦。」
  紫儿在她耳边悄悄提醒。
  「锁……锁好了,怎会这么爽利?」
  碧儿颤哼道。
  这一顺畅,小玄越发勇猛,在花房里上挑下刨横冲直撞。
  「呜……小淫贼,这么大根还这样凶!」
  碧儿嘤呜道,只觉阴内某处痒极,倏地自抬起股,迎着男儿的抽刺急拆狠摆,嘴里叫道:「我让你凶!我让你凶!」
  小玄一声闷哼,美得龇牙咧嘴,喝道:「来得好!」
  当即重椿狠椿,挥舞宝杵迎头痛击,誓与浪娃一较高低。
  碧儿毫不示弱,举着腰股极力频耸,浪浪又叫:「来呦!来呦!人家怕你不成?」
  「这对小妖精跟我五姐姐有得一比,而且妹妹比姐姐还更浪些!」
  小玄心头酥麻,铁茎使出暗力,枪枪贯透花房。
  就在这时,外边倏地闪电,照得洞中雪亮一片,但见两个娇娃争奇斗艳,这个云鬓斜坠,那个青丝飞甩;这个星眼朦胧,那个美目迷离;这个樱口轻张,那个丁香半吐;这个腮畔红艳艳,那个面上春浓浓;这个霓裳零乱,那个绣襟轻掀;这个妩媚胜天仙,那个妖娆盖魔姬;姐姐有姐姐的韵味,妹妹有妹妹的风情。
  真个:乱花迷人眼,俱叫郎心酥。
  紫儿暂且不提,碧儿在前,两只油光光的尖翘酥乳皆跑出了鬆脱的红绡抹胸外,腰下则是丝缕不挂,正活泼泼地摆荡着白馥馥的肚皮,把雪阜玉股乱抛乱筛。
  这景象虽只一瞬,但已惹得小玄魂魄销融欲焰千丈,倏地倾身而上,压住妖精千戳百捣,彷彿要将之插个对穿方才痛快。
  「啊!顶进肚子里了!啊!啊!」
  碧儿颤声娇啼,她虽骁勇,且有锁精秘术暗助,可惜今趟遇见的却是天地皆罕的玄阳磐龙杵,逞强了数十合,突地嘤咛一声,收腰缩股铩羽而逃。
  小玄怎容她逃,两手把她腰儿一钳,挥军长驱奋力追杀。
  碧儿啼个不住,只觉花心给顶得乱跳乱颤,似要飞将出来,急对姐姐道:「不行!要丢。」
  紫儿见状,忙在她耳边悄声道:「快使那法儿!」
  一只手从底下悄悄探了出去。
  「还敢不敢再骂我?还敢不敢再骂我?」
  小玄威风凛凛地喝问,存心炮製身底的妖精,依旧棒棒无情斩尽杀绝。
  碧儿银牙一咬,不知使出了什么秘法奇术,忽而状如憋尿,觑準男儿刺到深处,猛地将腹一收。
  小玄蓦感女孩的花径大力收缩,竟将肉棒牢牢箍住,棒头陷在花心,快美顿然疯狂剧增,几于同时,又有一股如有实质的细细吸力透茎而入,酸酸地直袭茎心,九鼎还丹诀居然有些抵挡不住,腰桿骤紧,不由闷哼了一声。
  就这紧要关头,忽有一只手儿溜到了他的股心,一根尖尖的手指扣入秘眼,刁巧无比地挖弄起来。
  小玄张口结舌,终于土崩瓦解一溃千里。
  「他完蛋了!」
  碧儿欢叫起来。
  姐妹俩笑逐颜开,紫儿得意洋洋地朝小玄道:「小淫贼!我们不单敢惹你,我们还吃定你啦!」
  ******风停雨住,迷林上空却仍云团滚滚层叠密布。
  数十奇服异相之人急速上升,穿透过层层云海,来到了最顶端的一层。
  但见旌旗飘舞,枪戟林立,这层云上竟有数千天兵天将肃穆静列,在一桿大旗前赫然立着托塔天王、哪咤太子、张、许、邱、葛四大天师、游弈灵官、九曜星君、二十八宿及雷府诸将等天庭将帅。
  那数十人匆匆奔到大旗前,叩首齐拜,为首正是雷公、电母、风伯、雨师四个,风伯大声道:「启稟天王,吾等已竭全力,发风雷雨电无数,但皆无法攻破底下结界,还请天王降罪。」
  天王眉头微锁,道:「这结界甚是诡谲强大,非尔等之过,暂且退下。」
  于是,雷公、电母、风伯、雨师四个率部唯唯叩退。
  旁边的葛天师忽道:「据吾观测,这林子与葫芦谷气脉隐隐相接,怕是与空空老仙相关。」
  天王歎道:「若是这圣祖要插手,我等今次只好作罢,先回天庭稟奏玉帝再作定夺。」
  游弈灵官道:「不急,大军既发,先着人下去试探一番再说。」
  张天师亦道:「空空老仙道行虽高,但我们所奉乃是玉帝之命,他也不一定敢贸然插手。」
  天王准议,遂命九曜星君率领五百天兵持护四大天师前往破解结界。
  众将正点兵马,突闻四方鼓声大作,接着云雾流滚,潮水般疾往这边涌来。
  众神脸上微微变色,天王急令各部结阵严防。
  这时云雾涌近,只见无数兵马从四面八方黑压压地逼了上来,赫对数千天兵隐隐形成了合围之势。
  窒人的肃杀如山压至,天兵们无不紧紧地握住了手中的兵器。
  「黑凤凰旗!」
  许天师忽蹙眉道:「莫非是妖界的圣御军?」
  天王面色蓦尔铁青。
  游弈灵官环顾四下,吸了口凉气道:「竟然来了这么多,单能瞧见的只怕就有三、五万人马。」
  话音方落,南面兵甲突然两边分开,又见大股云团腾涌而至,间中隐隐现出许多巨禽怪兽的影子来。
  「啊!」
  哪咤低呼一声,面色大变道:「好像是小妖后的圣灵兵团!」
  「李大天王安在?」
  一个雄浑声音破空蕩至,紧接着从云团当中飞出数十骑禽御兽的妖将,肆无忌惮地直逼到天兵阵营前约百步方住。
  哪咤厉声高喝:「尔等何人?」
  「吾等乃圣后御前护卫军,吾帅圣御军镇界总兵马大元帅万劫真君在此!」
  那雄浑声音傲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