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av女星最漂亮排名_av天堂网bt_在线av视频97超碰_超碰人妖在线av视频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hynygc.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九章 神威难挡

时间:2018-02-06 黑门巴城分为外城和内城。外城包括普通民众的住处和商业街,内城则是神殿的所在,也就是神职人员们的住宅区,当然,在这其中,也是有分高级和低级的。
  内城西面,贯通南北的大街是中央大街,南端衔接大阳坊大街。
  两大街衔接处,向东岔北有一条三角巷,巷中有大半是所谓的高级住宅。
  其中有一座三进院的高级住宅,本地的人都知道,这是黑门巴城的主教兼城主约烈翰用来招待贵宾的地方。
  叶天龙他们便是被安排在这里。 因为抵达黑门巴城之后,左兰心正式亮出了她的身份,于是她便被众星捧月般的迎到了早已预备在三角巷的住处,叶天龙和玉珠等人则是被当作左兰心的随从也受到相当好的招待。
  而被一路拖来的长空队长,则被押到了大牢之中,成为指证暗黑骑士团和吉里曼斯的最大证人。虽然有不少和吉里曼斯有来往的人还是半信半疑,但是确凿的人证和圣女大祭司的证言,让他们难以开口为吉里曼斯说话。
  纷扰客套一番,左兰心便藉口路途劳累,要早点梳洗休息,并让黑门巴城的主教约烈翰通知其他白袍主教,神殿的各大教区白袍主教联席会议的时间定在了明天上午的九时正。
  告辞而出的约烈翰主教立刻加派了巡逻的军队,尤其对于左兰心所住的地方,更是派了两百名甲士卫队,在三角巷一带来回巡逻,发现任何形迹可疑的人一律先抓起来再说。
  当然,这样的警备措施看似严谨,但对于一些身手高超的黑夜猎食者来说,还是起不了什么大的作用,虽然活动受到了一些限制,但他们仍然能够在这一带来去自如。
  凌晨三时,全城都在沉睡中。
  这个时候,存心犯案的人该撤走回巢了。
  六个鬼魅似的黑影,出现在叶天龙和左兰心他们下榻的贵宾院右邻的防火巷中。
  夜黑如墨,但这一带的每一座住宅,院门外都悬有门灯,从街巷接近不是易事。何况在街巷上来回巡逻的军队,每隔一刻钟便会经过此地一次。
  宅院内重要的地段,也悬有照明的圆灯,活动也不容易,除非宅院内没派有巡夜的人。像贵宾院这样的地方,则一定会有巡夜的警卫,因此,想越墙而入,实在是凶多吉少。
  黑影一个接一个,从漆黑的窄小防火巷接近后院的西厢,然后猛的一鹤冲霄扶摇直上瓦面,一滑一闪,便向后院飘落,立即形影俱消。
  动作敏捷,身法熟练,六个黑影从出现到消失,不到半刻钟。
  三进院的格局,通常是前院、中院、后院,每一院除了正屋之外,都有东西两厢。中院两侧,通常另有东院和西院。总之,里面的房舍是相当多的。一些大户人家的中院,甚至是一座小型花园。
  贵宾院的后院相当大,里面摆设了不少的盆景、盆栽、小型花坛、荷花缸等等景物,足供贵宾的女眷在院中嬉游。
  两厢的外廊都是用一排排花窗隔住,所以不建廊栏,在院子里的人,不易看到走廊是否有人走动。走廊内的人,却可看到院子里的人活动,行事具有相当程度的隐密性。
  除了贵宾所住的后院内宅,中院和前院都设有双重的警卫,也就是说,除了明里走动巡夜的人以外,还有潜伏的警哨。想要入侵到内宅,真的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毫无声息,似乎没有警哨。
  六个黑影超越西厢的屋顶,虽然说速度迅捷飞快,一纵即倏然消失,加之他们所选择的时间和方位恰到好处,足以避开巡夜的警卫,但是潜伏在暗处的警哨应该是能够看到的,因为潜伏的警哨布置,是要完全控制整个院子的。
  情势莫测,有些反常。
  沿着外廊,贴着花窗,六个黑影在盆栽和花草的阴影里,悄然无声的潜行。
  黑夜里的内宅悄无声息,这一座三层的楼房气派豪华,雕樑画栋,所有可以刻上装饰的地方,都是神殿各样传说中的人物和神兽,但在黑暗中看起来,却带着一种阴森的气息。
  六个黑影相当熟悉里面的情况,因此毫不费力便摸到了内宅的楼门前。
  三楼的正间,分为雅室和寝房,设备极为华丽,寝房门外悬有珍珠门帘,如果掀动,在灯光的反映下,珠光映掩闪烁,相当的悦目。
  当两个黑影贴近正间的房门,侧耳细查里面的动静,不禁微微一楞。
  从正间的里面传出的细微声响,是一个女人压抑的呻吟声,听起来相当的痛苦悲惨,但却隐隐带着一种妖异的欢愉。
  相互交换了一个狐疑的目光,两个黑影忍不住凑上眼睛,从门缝向里面看。
  雅室里面的灯火全部熄灭,只有寝房里的灯火还亮着,透过珍珠门帘,给雅室带来了斑驳的光线,明暗不定,这给入侵者最好的掩护。
  悄悄拨拉开门,两个黑影顺利的潜入了雅室,随手将房门重新关上之后,两个黑影却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透过珍珠门帘,虽然看到的人影不大清晰,但却十分清楚了。
  一个男人坐在床边,一个全身赤裸的女子跪在他的双腿之间,头部不住的在男人的胯下起伏着。
  两个黑影都是过来人,自然知道眼前的情况是怎么回事。
  虽然看不到这个女人的相貌,但光光是看她的背影,就知道她是一名非常出色的女人,光洁如玉的粉背,纤细的蛇腰,再往下,是丰挺的臀丘饱满圆润,漂亮的曲线,令人歎息。
  「进来吧!」
  正当两个黑影面面相觑,不知道下一步到底要做什么的时候,寝房里面的男人发出了充满威严的命令。
  两个黑影有如被催眠一般,本能的迈步走进了寝房。
  这是两个全身都罩在黑色夜行衣里面的男人,只有一双眼睛露出来。等到看清楚跪在男人胯间的女人,两个黑影露在外面的眼睛暴露出他们内心的震撼。
  没有想到他们要对付的目标,法斯特神殿的圣女大祭司居然会一丝不挂的跪在男人的脚前,做着有如女奴一般的口舌侍奉。这样的场面不管落在谁的眼中,都是无法相信的。
  「你们看够了吗?该说说你们的来意了。」
  男人的脸上有着飘忽的笑意,而左兰心的粉颊显出艳丽的红润,羞耻、紧张,却也夹杂着一丝莫名兴奋。
  「她是圣女大祭司吗?」左边的黑影有些傻傻的指着眼前的裸女。
  「没错……好……」
  男人刚刚应了一声,两个黑影便本能的扬手,早已扣在手中的暗器有如闪电般的射出。是两枚狭锋针和一把柳叶刀,目标是左兰心的背心要害和颈部,狭锋针和柳叶刀上都带着一种诡异的暗蓝色光芒,显然是淬毒的。
  男人的右手伸出,在身前看似漫不经心的一挥,像是在驱赶讨厌的蚊蝇,狭锋针和柳叶刀就像狂风中的枯叶,一下子飞得无影无蹤了。
  「不错,你们的暗黑之力看来已经有四成的实力了,看来是下了不少的功夫。」
  一边说着,男人的左手往下,抚摸着左兰心的粉颊、樱唇、玉颈,然后玩弄着温润俏挺的香嫩柔峰。
  随着男人的动作,左兰心的鼻子里流出了难耐的呻吟。被两个男人站在一边看着自己被玩弄,而且这两个男人还是想要杀死自己的刺客,她的浑身感到一阵有如火烧一般的灼热。
  自己是神殿的圣女大祭司,从小所受的教导更是洁身自贞,现在居然会当着陌生男人的面,做出这样无耻的事情。可是和心里强烈的罪恶感相反的,在小腹深处里产生熊熊的火球,而且迅速扩大。
  更让她感到难堪和羞辱的,是自己的花径里春潮涌动,不可抑止的玉液正不断溢出,因为没有了毛髮的遮掩,光洁柔细的花瓣在密密的花蜜浸润下,闪烁着晶莹的光芒。
  两个入侵的刺客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情况几乎让他们以为自己身在梦中。
  他们以全力发射的暗器,以前从来没有失手,如今竟被男人如此轻描淡写的化解,而且这个男人还一口道破他们的武技修为,法斯特神殿的圣女大祭司又在这个男人面前表现得像一个卑贱的女奴。
  这样的事情,无论是什么人听到了,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其实你们不说,我也知道你们的身份和来意。」
  男人用淡淡的语气说着,似乎并没有把眼前的两个刺客当作一回事,一手拉起左兰心,旁若无人的开始了对她全面的侵犯和玩弄。
  背向两个刺客,左兰心张大双腿坐在叶天龙的腿上,火热的花房将擎天玉柱整个吞没,那种强烈无比的贯穿感让她的眼前出现了不真实的光影,而巨大的羞耻感又让她几乎要哭出来。
  感觉到男人的手拍在自己的丰润雪臀上,左兰心漂亮的眉毛皱起,星眸朦胧,如花的樱唇也在颤抖,她的双手抱紧男人的头颈,开始慢慢的上下挺动纤腰。
  一种不真实的虚幻感在两个刺客的心中涌起,逃跑成为了他们本能的一个念头。
  「在我叶天龙的面前,你们休想逃走!」
  似乎是看出了两个刺客心中的想法,男人猛的从左兰心的身上抬起头来,眼中射出了两道利箭般的寒光,一下子让两个刺客的全身血液都要冻僵。
  说不出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两个刺客突然间感到一种极度的恐惧和颤惊,叶天龙身上涌出来的暗黑之气,让他们的手脚发软,似乎体内那修炼多年的暗黑之力不再是属于他们。
  「扑通扑通」两声响过,这两个不知死为何物,也从来没有害怕过的刺客终于承受不住心中巨大的压力,双膝一软,跪倒在地上。
  可以说,这两个刺客遇到叶天龙,是他们最大的不幸。因为他们练的是暗黑一族秘传的暗黑之力,所以不管面对什么样的对手,他们都可以一拼,但偏偏叶天龙的身上所蕴含的,是可以完全压制他们的魔神之气。
  叶天龙的眉头微微一皱,扣指连弹,两道暗黑劲气如离弦的利箭,击中了两个刺客的眉心,他们连哼都没有哼一声,便颓然倒毙在地上。
  「把外面的那几个混蛋给我抓起来。」
  向外面传声发令后,叶天龙的双手一握左兰心的纤腰,上下快速的提动,原本就因为紧张和羞耻而变得极为敏感的左兰心,哪里经受得起叶天龙如此的动作,没有几下的功夫,她便高吟低唱,香峰高鼓,眼眸溢水,娇躯上点点香汗泌现。
  早在刺客潜入贵宾院的时候,叶天龙他们便已经知道了,他们的每一步行动都落在玉珠的眼下。
  应该说,刺客们的计划相当完善,四个负责接应的刺客分别潜伏在退路上,进可攻,退可守,但是他们预料不到的是,左兰心的身边有叶天龙和玉珠,双方实力上的差距近乎天壤之别,再周详完备的计划也只能是纸上谈兵。
  四个刺客虽然也算是暗黑系的高手,但在玉珠的眼中,实在是不值一提,受命而出的她转了一圈,便轻轻鬆鬆的将四个刺客制服了。
  收到玉珠的传声稟报,叶天龙运起暗黑之气,猛的一记直捣黄龙,早已神魂飞散的左兰心顿时娇吟一声,全身瘫软在叶天龙的身上。鼻翼舒张,粉颊潮红,双手抱住叶天龙的头颈,靠在他的身上剧烈的喘息着。
  「现在该我们出发了。」
  叶天龙抱起了左兰心,将她放在床上,抓过一件白色的法袍丢在她身上。
  「穿上它,我们下去吧!」
  娇喘未定的左兰心拿起法袍,娇颜益发红润。高潮之后,裸身穿着法袍出现在众人面前,那种刺激和紧张,让左兰心感到无比的羞耻,但又产生一种内心深处的释放和轻鬆感觉。
  感觉到左兰心的内心变化,叶天龙的嘴角流出一丝邪笑。